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毛主席论人民群众

2017-05-29 15:52:03  来源:新青年2017  作者:慕兰编辑
点击:   评论: (查看)

  “是英雄创造历史,还是奴隶们创造历史”这个区别历史唯心论和历史唯物论的根本原则问题,指引我们从根本上去批判种种历史唯心论的谬论。

  ——《我的一点意见》,1970年8月31日,转引自1971年8月25日、10月15日《人民日报》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在旧戏舞台上(在一切离开人民的旧文学旧艺术上)人民却成了渣滓,由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们统治着舞台,这种历史的颠倒,现在由你们再颠倒过来,恢复了历史的面目,从此旧剧开了新生面,所以值得庆贺。

  ——《看了<逼上粱山>以后写绐延安平剧院的信》,1944年1月9日,转引自1967年 5月25日《人民日报》

  除了党的领导之外,六亿人口是一个决定的因素。人多议论多,热气高,干劲大。

  ——《介绍一个合作社》,1958年,《红旗》第1期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巧!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下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1949年,《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11页

  社会的财富是工人、农民和劳动知识分子自己创造的。只要这些人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又有一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不是回避问题,而是用积极的态度去解决问題,任何人间的困难总是可以解决的。

  ——《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的按语1955年,《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227页

  社会主义不仅从旧社会解放了劳动者和生产资料,也解放了旧社会所无法利用的广大的自然界。人民群众有无限的创造力。他们可以组织起来,向一切可以发挥自己力量的地方和部门进军,向生产的深度和广度进军,替自己创造日益增多的福利事业。——《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的按语,1955年,《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253页

  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造出来。

  ——《唯心历史观的破产》,1949年,《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401页

  天上的空气,地上的森林,地下的宝藏,都是建设社会主义所需要的重要因素,而一切物质因素只有通过人的因素,才能加以开发利用。

  ——《论十大关系》,1956年,《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278页

  中国历来只有地主有文化,农民沒有文化。可是地主的文化是由农民造成的,因为造成地主文化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从农民身上掠取的血汗。

  ——《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1927年,《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39页

  革命的文化人而未接近民众,就是“无兵司令”,他的火力就打不倒敌人。为达此目的,文字必须在一定条件下加以改革,言语必须接近民众,须知民众就是革命文化的无限丰富的源泉。

  ——《新民主主义论》,1940年,《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668页

  一切种类的文学艺术的源泉究竞是从何而来的呢?作为观念形态的文艺作品,都是一定的社会生活在人类头脑中的反映的产物。革命的文艺,则是人民生活在革命作家头脑中的反映的产物。人民生活中本来存在着文学艺术原料的矿藏,这是自然形态的东西,是粗糙的东西,但也是最生动、最丰富、最基本的东西;在这点上说,它们使一切文学艺术相形见绌,它们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的源泉。这是唯一的源泉,因为只能有这样的源泉,此外不能有第二个源泉。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1942年,《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817页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这一点,就不能得到起码的知识。

  ——《<农民调查>的序言和跋》,1941年,《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748页

  “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这就是说,群众有伟大的创造力。

  ——《组织起来》,1943年,《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887页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苏联人民创造了强大力量,充当了打倒法西斯的主力军。苏联人民加上其他反法西斯同盟国的人民的努力,使打倒法西斯成为可能。

  ——《论联合政府》,1945年,《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932页

  抗美援朝的胜利是靠什么得来的呢?刚才各位先生说,是由于领导的正确。领导是一个因素,沒有正确的领导,事情是做不好的。但主要是因为我们的战争是人民战争,全国人民支援,中朝两国人民并肩战斗。

  ——《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和今后的任务》,1953年,《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101页

  我们是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学习十月革命的。马克思写了那么多东西,列宁写了那么多东西嘛!依靠群众,走群众路线,是从他们那里学来的。不依靠群众进行阶级斗争,不分清敌我,这很危险。

  ——《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1956年,《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323页

  世界上的事就是要商量商量。国內的事就要国内人民自己解决,国际间的事就要大家商量解决,不能由两个大国来决定。

  ——《会见外宾时的谈话》,1970年7月13日,转引自1972年1月1日《人民日报》

  什么力量最强?民众联合的力量最强。什么不要怕?天不要怕,鬼不要怕,死人不要怕,官僚不要怕,军阀不要怕,资本家不要怕。

  ——《<湘江评论>创刊宣言》,1919年7月14日,转引自1968年4月22日《人民日报》

  帝国主义拿来吓唬我们的原子弹和氢弹,也沒有什么可怕。世界上的事情,总是一物降一物,有一个东西进攻,也有一个东西降它。看《封神榜》就知道,哪有一个“法宝”是不能破的呀?那样多的“法宝”都破了。我们相信,只要依靠人民,世界上就沒有攻不破的“法宝”。

  ——《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的讲话》,1955年,《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153页

  应该使每一个同志懂得,只要我们依靠人民,坚决地相信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无尽的,因而信任人民,和人民打成一片,那就任何困难也能克服,任何敌人也不能压倒我们,而只会被我们所压倒。

  ——《论联合政府》,1945年,《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997页

  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的规模之大,是世界历史上所仅见的。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只有这种农民的阶级斗争、农民的起义和农民的战争,才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因为每一次较大的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的结果,都打击了当时的封建统治,因而也就多少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1939年,《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588页

  中国无产阶级、农民、知识分子和其他小资产阶级,乃是决定国家命运的基本势力。这些阶级,或者已经觉悟,或者正在觉悟起来,他们必然要成为中华民主共和国的国家构成和政权构成的基本部分,而无产阶级则是领导的力量。

  ——《新民主主义论》,1940年,《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635页

  中国现阶段革命的性质,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和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所谓人民大众,是指一切被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所压迫、损害或限制的人们,也即是一九四七年十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上明确地指出的工、农、兵、学、商和其他一切爱国人士。在宣言上所说的“学”,即是指一切受迫害、受限制的知识分子。所说的“商”,即是指一切受迫害、受限制的民族资产阶级,即中小资产阶级。所说的“其他爱国人士”,则主要的是指的开明绅士。现阶段的中国革命,即是由这些人们团结起来,组成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的统一战线,而又以劳动人民为主体的革命。所谓劳动人民,是指一切体力劳动者(如工人、农民、手工业者等)以及和体力劳动者相近的、不剥削人而又受人剥削的体力劳动者。

  ——《关于民族资产阶级和开明绅士问题》,1948年,《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182页

  因为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

  ——《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1934年,《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122页

  国民党现在实行他们的堡垒政策,大筑其乌龟壳,以为这是他们的铜墙铁壁。同志们,这果然是铜墙铁壁么?一点也不是!你们看,几千年来,那些封建皇帝的城池宫殿还不坚固么?群众一起来,一个个都倒了。俄国皇帝是世界上最凶恶的一个统治者,当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起来的时候,那个皇帝还有沒有呢?沒有了。铜墙铁壁呢?倒掉了。同志们,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地拥护革命的群众。这是真正的铜墙铁壁,什么力量也打不破的,完全打不破的。反革命打不破我们,我们却要打破反革命。在革命政府的周围团结起千百万群众来,发展我们的革命战争,我们就能消灭一切反革命,我们就能夺取全中国。

  ——《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1934 年,《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125页

  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日本敢于欺侮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克服了这一缺点,就把日本侵略者置于我们数万万站起来了的人民之前,使它象一匹野牛冲入火阵,我们一声唤也要把它吓一大跳,这匹野牛就非烧死不可。

  ——《论持久战》,1938年,《毛泽东选集》, 第2卷第478—479页

  中国革命干了几十年,为什么至今尚未达到目的呢?原因在什么地方呢?我以为原因在两个地方。第一是敌人的力量太强,第二是自己的力量太弱,一个强了,一个弱了,所以革命沒有胜利,所以敌人的力量太强,是说帝国主义(这是主要的)和封建主义的力量太强。所谓自己的力量太弱,有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表现的弱点,但是主要的是因为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九十的工农劳动群众还沒有动员起来,所以表现了弱,所以不能完成反帝反封建的任务。如果要把几十年来的革命做一个总结,那就是全国人民沒有充分地动员起来,并且反动派总是反对和摧残这种动员。而要打倒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只有把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九十的工农大众动员起来,组织起来,才有可能。孙中山先生在他的遗嘱里说:“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到此目的,必须喚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这位老先生死了十多年了,连同他说的四十年,共有五十多年,这五十多年来的革命的经验教训是什么呢?根本就是“唤起民众”这一条道理。你们应该好好地研究一下,全国青年都应该好生研究。青年们一定要知道,只有动员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九十的工农大众,才能战胜帝国上义,才能战胜封建主义。现在我们要达到战胜日本建立新中国的目的,不动员全国的工农大众,是不可能的。

  ——《青年运动的方向》,1939年,《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528—529页

  我们宣传大会的路线,就是要使全党和全国人民建立起一个信心,即革命一定要胜利。首先要使先锋队觉悟,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但这还不够,还必须使全国广大人民群众觉悟,才心甘情愿和我们一起奋斗,去争取胜利。要使全国人民有这样的信心: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不是反动派的。中国古代有个寓言。叫做“愚公移山”。说的是古代有一位老人,住在华北,名叫北山愚公。他的家门南面有两座大山挡住他家的出路,一座叫做太行山,一座叫做王屋山。愚公下决心率领他的儿子们要用锄头挖去这两座大山。有个老头子名叫智叟的看了发笑,说是你们这样干,未免太愚蠢了。你们父子数人要挖掉这样两座大山是完全不可能的。愚公回答说:我死了以后有我的儿子,儿子死了,又有孙子,子子孙孙是沒有穷尽的.这两座山虽然很高,却是不会再高了。挖一点就会少一点,为什么挖不平呢?愚公批驳了智叟的错误思想,毫不动摇,每天挖山不止。这件事感动了上帝,他就派了两个神仙下凡,把两座山背走了。现在也有两座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一座叫做帝国主义,一座叫做封建主义.中国共产党早就下了决心,要挖掉这两座山。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不断地工作,我们也会感动上帝的。这个上帝不是別人,就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全国人民大众一齐起来和我们一道挖这两座山,有什么挖不平呢?

  ——《愚公移山》,1945年《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1001—1002页

  蒋介石军事力量的优势,只是暂时的现象,只是临时起作用的因素,美国帝国主义的援助,也只是临时起作用的因素,蒋介石战争的反人民的性质,人心的向背,则是经常起作用的因素,而在这方面,人民解放军则占着优势。人民解放军的战争所具有的爱的正义的革命的性质,必然要获得全国人民的拥护。这就是战胜蒋介石的政治基础。

  ——《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1947年,《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142页

  原子弹是美国反动派用来吓人的一只纸老虎,看样子可怕,实际上并不可怕。当然,原子弹是一种大规模屠杀的武器,但是决定战争胜败的是人民,而不是一两件新式武器。

  ——《和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1946年,《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 1090—1991页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看起来,反动派的样子是可怕的,但是实际上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題。真正强大的力量不是属于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在一九一七年俄国二月革命以前,俄国国内究竟哪一方面拥有真正的力量呢?从表面上看,当时的沙皇是有力量的,但是二月革命的一阵风,就把沙皇吹走了。归根结蒂,俄国的力量是在工农兵苏维埃这方面。沙皇不过是一只纸老虎。希特勒不是曾经被人们看作很有力量的吗?但是历史证明了他是一只纸老虎。墨索里尼也是如此,日本帝国主义也是如此。相反的,苏联以及各国爱好和平民主自由的人民的力量,却是比人们所预料的强大得多。蒋介石和他的支持者美国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提起美国帝国主义,人们似乎觉得它是强大得不得了的,中国的反动派正在拿美国的“强大”来吓唬中国人民。但是美国反动派也将要同一切历史上的反动派一样,被证明为并沒有什么力量。在美国,另有一类人是真正有力量的,这就是美国人民。

  ——《和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1946年,《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091页

  美帝国主义看起来是个庞然大物,其实是纸老虎,正在垂死挣扎。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越南人民、老挝人民,柬埔寨人民、巴勒斯坦人民、阿拉伯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怕美帝国主义。而是美帝国主义怕世界各国人民,一有风吹草动,它就惊慌失措。无数事实证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弱国能够打败強国,小国能够打败大国。小国人民只要敢于起来斗争,敢于拿起武器,掌握自己国家的命运,就一定能够战胜大国的侵略。这是一条历史的规律。

  ——《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1970年5月20日,转引自1970年5月20日《人民日报》

  毛主席说,世界和平的取得,主要依靠各国人民的斗争……人民是决定的因素,依靠人民的团结和斗争,必能战胜帝国主义和他们的走狗,取得世界的持久和平。

  ——《毛泽东主席同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人士的几次重要谈话》,转引自《新华半月刊》1960年5月8日

  毛主席说:我们支持首脑会议的召开,不管这种会议有无成就和成就的大小。但是世界和平的取得,主要应当依靠各国人民的坚决斗争。毛主席还谈到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民族民主运动日益高涨。他说,帝国主义最怕的是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人民觉悟,怕世界各国人民的觉悟,我们要团结起来把美帝国主义从亚洲、非洲、拉丁美洲赶回它的老家去。

  ——《毛泽东主席同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人士的几次重要谈话》转引自《新华半月刊》1960年第10号第2页

  我国的广大劳动人民对于民兵制度是喜闻乐见的,……帝国主义如果竟敢发动对我国的侵略战争,那时我们就将实现全民皆兵,民兵就将配合人民解放军,并且随时补充人民解放军,彻底打败侵略者。

  ——《关于人民公社若干问题的决议》,1958年 12月10日,转引自1967年8月6日《解放军报》

  人民必须有权管理上层建筑,我们不能把人民的权利问题了解为人民之所在某些人的管理下面享受劳动、教育、社会保险等等权利。 劳动者管理国家、管理各种企业、管理文化教育的权利,沒有这个权利,就沒有工作权、受教育权、休息权等等。

  ——《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和批注》,1959年,《毛泽东文集》第8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