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学习《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很有启发性

2017-04-23 17:09:11  来源:微信“往事越千年”  作者:任志刚
点击:   评论: (查看)

  上回我们说到,主席在回击蒋介石发表的对张杨的训词一文中曾经说起,只要蒋介石守信,中共将遵守自己的诺言。内容是一九三六年八月二十五日致国民党书。

  这封信对于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和当时的国民党二中全会,作了义正词严的批判,同时申明了中国共产党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准备重新建立国共合作的政策。从信的风格上可以看出,这一定是主席的手笔: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红军,今特郑重宣言:我们赞助建立全中国统一的民主共和国,赞助召集由普选权选举出来的国会,拥护全国人民和抗日军队的抗日救国代表大会,拥护全国统一的国防政府。我们宣布:全中国统一的民主共和国建立之时,红色区域即可成为全中国统一的民主共和国的一个组成部分,红色区域人民的代表,将参加全中国的国会,并在红色区域实行和全中国一样的民主制度。”

  中国共产党力量在想延安集中。到达陕北之后不久,中共的政治报告也开始由主席来做了,这代表着全党对主席的领袖资格的认可。所以从西安事变之后,国共两党就开始了长达半年以上的谈判。期间中共做出各种让步,旗帜、帽徽、名称、土改等方方面面都可以做出让步,但是共产党所属的军队的指挥权主席认为绝不可以让出。

  我们今天学习《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一九三七年五月三日)

  *这是毛泽东在一九三七年五月二日至十四日在延安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的报告。”

  在报告的开头主席讲到:

  “民族矛盾和国内矛盾的目前发展阶段

  (一)由于中日矛盾成为主要的矛盾、国内矛盾降到次要和服从的地位而产生的国际关系和国内阶级关系的变化,形成了目前形势的新的发展阶段。

  (二)中国很久以来就是处在两种剧烈的基本的矛盾中——帝国主义和中国之间的矛盾,封建制度和人民大众之间的矛盾。一九二七年以国民党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叛变革命,出卖民族利益于帝国主义,造成了工农政权和国民党政权尖锐对立,以及民族和民主革命的任务不能不由中国共产党单独负担的局面。”

  这里面的词汇我们年龄偏大的人是比较熟悉,而年轻人却再次感到陌生。其实这在当年也是知识分子中才使用的词汇。自1840年之后,中国社会发生了颠覆性的剧变。中国社会的性质到底怎么定位,是一百多年来的学者们没有完成的。

  解放后文科学者特别是从旧社会过来的学者都面临一个大大的尴尬,就是突然间发现自己不会说话不会写作了。反应快的如冯友兰等就早早表态说要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重新写中国的哲学史。而郭沫若等人也是无所适从,也大量借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重构中国的历史。像把中国过去分成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都是此列。章士钊老先生写了一部研究柳宗元的大部头《柳文指要》希望出版,就受到康生的阻力,因为康生认为章士钊老先生没有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后来还是主席出面才得以出版。

  所以,我们今天学习主席的著作的时候依然要注意,主席当年所处的语境。他写文章是为了让大家特别是全党看的,就必然要使用党内多数人习惯的语言来表述自己的思想。所以我们就能看到,主席虽然使用了大家从苏俄那里学来的词汇,但是要表达的却是自己的意思,这是我们要提请大家注意的。

  首先主席告诉全党的是目前的形势是:

  “中日矛盾成为主要的矛盾、国内矛盾降到次要和服从的地位”。

  中国自1840年之后就:

  “处在两种剧烈的基本的矛盾中——帝国主义和中国之间的矛盾,封建制度和人民大众之间的矛盾。”

  本来呢,面对外国殖民主义的侵略,中国社会各个阶层都应该致力于民族复兴。然而满清贵族软弱无能,中国上层社会自私自利,买办阶层逐渐占据上风,底层人民的造反和抗争也没有凑效。满清和中国士大夫阶层的修修补补无济于事。清庭垮塌之后,袁世凯褫夺权力,最终引发军阀混战。国民党领导了北伐,中途却被买办篡权。中共只好自己单干了。

  在中共成立的最初十几年间,关于中国革命的性质,也是不断认识着的。后来共产国际在屡屡碰壁之后也不得不承认中国革命是和苏俄发生的革命不是一回事。于是就把中国革命定位在“民族和民主革命”,意思是中国没有资格玩社会主义革命。不管咋地,至少是共产国际这些大爷承认了中国革命和苏俄的不一样。其实说到底是说中国太落后了的意思。为了自圆其说,也就拉来了这些词汇用了。时间长了也就成了约定俗成了。

  不过等我们复兴了,回过头来再看的时候,就会发现中国的落后完全是农业社会无法与工业化后的强盗抗争的短期低潮。

  1840年之前中国上层将洋人视作鬼模鬼样,被打倒之后有视作高大英俊,到了主席时代中国稍稍回复了一点自信,结果改开之后又一次集体自卑,大概现在又开始有所恢复。其实放长远了看,中国落后于西方也就这一次工业革命。所以我们需要恢复自信。恢复自信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不用洋人的理论来表述中国的事情。

  主席说的是1927年之后:

  “民族和民主革命的任务不能不由中国共产党单独负担的局面”。

  最初的时候,中共的领袖们是指靠着苏联的帮助来实现夺取政权的目标的,当年八一南昌起义的撤退方向就能证明这一点。而主席却是带着人马上山了,从那天起主席就开始尝试找自己的路。找到之后就开始说服全党接受自己的道路。所以这里头说的:

  “革命的任务不能不由中国共产党单独负担”

  其实包含了太多的内容,谁也靠不上,中国的强力团体都不希望中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革,外国人更靠不上,靠外国人的都不对!

  主席说: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⑴特别是一九三五年华北事变⑵以来的形势,使这些矛盾发生了如下的变化:

  甲、由一般帝国主义和中国的矛盾,变为特别突出特别尖锐的日本帝国主义和中国的矛盾。日本帝国主义实行了完全征服中国的政策。因此,便把若干其他帝国主义和中国的矛盾推入次要的地位,而在这些帝国主义和日本帝国主义之间,扩大了矛盾的裂口。”

  以前是所有的帝国主义国家都把中国当做肥肉啃上一口,其中伤害中国最狠的是俄国。俄国在中国最弱的时期,割走了中国大量的土地。苏联人看上去没有做过直接伤害中国的事情,反而资助中国的国民党反对世界列强。所以时至今日中国依然有人对苏联抱有好感。

  其实这事情啊还真的不是这样简单,列宁曾经对中国表示过友好的态度,然而却是口惠而实不至。斯大林帮助中国国民党是为了保住苏联在东方的利益,是俄国熊吃饱了,吃撑了需要消化的时间。艾玛,这个弯绕的。

  反正当时中国的形势是世界各列强都在蠢蠢欲动中,因为后起的工业化国家,主要是德国、日本、意大利不满英法等老牌帝国。而苏联面对德国和日本的夹击威胁也在积极备战,美国则是很开心地发财。中国是完全被动的,已经被日寇踏进家门了。这时候啥矛盾都需要让位与中国和日本民族矛盾了。

  所以主席说:

  “因此,便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面前提出了中国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世界的和平阵线相结合的任务。这就是说,中国不但应当和中国人民的始终一贯的良友苏联相联合,而且应当按照可能,和那些在现时愿意保持和平而反对新的侵略战争的帝国主义国家建立共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关系。我们的统一战线应当以抗日为目的,不是同时反对一切帝国主义。”

  这就是政治,不是理论问题。政治讲究的是力量集聚,所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和意识形态无关。但是对于接受了阶级斗争理论的中共内部,主席需要说明白些。所以主席先是讲明白国际关系中,除了苏联,还要同一切反对日本的帝国主义国家建立同盟。在国内:

  “乙、中日矛盾变动了国内的阶级关系,使资产阶级甚至军阀都遇到了存亡的问题,在他们及其政党内部逐渐地发生了改变政治态度的过程。这就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面前提出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任务。我们的统一战线是包括资产阶级及一切同意保卫祖国的人们的,是举国一致对外的。”

  为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共做出了相当大的转变:

  “一九三五年八月宣言⑶,十二月决议⑷,一九三六年五月放弃“反蒋”口号⑸,八月致国民党书⑹,九月民主共和国决议⑺,十二月坚持和平解决西安事变⑻,一九三七年二月致国民党三中全会电⑼等等”

  不断做出调整和让步。就是为了换取国民党蒋介石的共同抗战。

  主席列举了中国国内的各种矛盾,主要是提醒全党注意:主要矛盾。中共必须调整各种方针。中国共产党的组织性还是相当强悍的,所以最高领袖更重要的是指明道路,制定出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来。

  所以主席提出党的:

  “任务:适当地调整国内国际在现时可能和必须调整的矛盾,使之适合于团结抗日的总任务。这就是中国共产党要求和平统一、民主政治、改良生活及与反对日本的外国进行谈判种种方针之所由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