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任志刚:毛泽东对世界和人类社会把握的太精准了

2017-04-01 09:36:23  来源:往事越千年  作者:任志刚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天我们学习的是古田会议决议的一部分——《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

  我们会发现,毛泽东认为:革命军队里的错误思想,其主要来源是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就是农民和小资产阶级带来的。这其实是非常符合当时中央的口吻的。按照中共最早期接受的理论,就是革命的主力军是无产阶级。所以应该是发动城市的工人起来闹革命,工人阶级的优点一大堆,其他的阶级毛病太多。可是中国的工人阶级都是待在大城市里了,这个难题困扰了中共。

  毛泽东走的是一条全新的道路,就是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这样他就指靠不上工人,而是需要依靠农民。最初的时候,甚至连农民也靠不上,所以只能靠游民。而游民是觉悟不高毛病不少的,甚至连参加革命的军人们其实也是缺点一堆的,没有办法,只有教育。

  毛泽东的强制性灌输受到了抵触,甚至导致了大家伙把他给选掉了的结果。但是毛泽东依然是决不放弃,他在文章中罗列了一系列的错误,他要把这些问题都逐步解决。

  这中间几乎是手把手地教着,所以有很多内容是非常有用的。例如这一段:

  “关于党内批评问题,还有一点要说及的,就是有些同志的批评不注意大的方面,只注意小的方面。他们不明白批评的主要任务,是指出政治上的错误和组织上的错误。至于个人缺点,如果不是与政治的和组织的错误有联系,则不必多所指摘,使同志们无所措手足。”

  我们多数人估计都没有注意过所谓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可不是互相之间提意见,而是让大家共同关注和关心政治和组织错误,就是不要犯颠覆性的错误,而不是互相之间扎刺。

  笔者注:以前在机关上班的时候,最头痛的事情就是开党员的生活会。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自己批评自己还成,只要愿意总能找出一些毛病来。但是给领导提意见,简直是嫌自己的鞋太大了,于是批评领导不注意身体就成了基本套路。

  所以,我们要是真的能看懂毛选,就会发现其实主席早就教给我们了。批评是指关注政治和组织等大事啊,这样开会该是多让人激动和兴奋的啊。

  古田会议决议之所以重要,因为它标志着毛泽东建军思想的基本建立。我们不要把这样的宝贝视为平常,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来不曾有过的军事思想,这是一个中国几千年才出现的天才的创造。所以将毛泽东军事思想视作马列主义的延伸不是完全合适的。

  毛泽东思想是宝库,我们越是学习,越是感觉其中宝贝太多。所以光是看毛选还不够。我们书院今后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整理和学习毛泽东的著作。这个工作意义非凡!

  我们继续学习毛选的第六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九三○年一月五日)

  *这是毛泽东给林彪的一封信,是为答复林彪散发的一封对红军前途究竟应该如何估计的征求意见的信。毛泽东在这封信中批评了当时林彪以及党内一些同志对时局估量的一种悲观思想。一九四八年林彪向中央提出,希望公开刊行这封信时不要提他的姓名。毛泽东同意了这个意见。在收入本书第一版的时候,这封信改题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指名批评林彪的地方作了删改。

  毛泽东重掌军权。这时,他收到第一纵队司令员林彪的元旦贺信。林彪在信里提出了一些问题,表现为对前途有些悲观。毛泽东觉得有一定的代表性,他给林彪写了回信,就是后来收入《毛泽东选集》的那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其实林彪应当分开来看,作为搞军事的林彪和后来搞政治的林彪,不是一回子事情。林彪当时给主席写信是正常的同志间的交流,并不代表他意志动摇毛泽东也是拿林彪的信说事儿,是因为他们的关系更近些。

  其实林彪挺郁闷的,毛泽东并没有为林彪写过诗。(朱德、彭德怀、罗荣桓等人都有题词)这本来是同志间的互相探讨,结果后来变成了林彪动摇的证词。其实这种质疑是有积极意义的。

  大家伙怎么想的呢?

  毛泽东这样表述:

  “希望用比较轻便的流动游击方式去扩大政治影响,等到全国各地争取群众的工作做好了,或做到某个地步了,然后再来一个全国武装起义,那时把红军的力量加上去,就成为全国范围的大革命。”

  毛泽东认为:

  “他们这种全国范围的、包括一切地方的、先争取群众后建立政权的理论,是于中国革命的实情不适合的。他们的这种理论的来源,主要是没有把中国是一个许多帝国主义国家互相争夺的半殖民地这件事认清楚。”

  我们看上去是不是有点累啊。这就对了,能看清楚毛泽东在说谁呢么?他们这种理论,他们是指谁?其实就是共产国际指出的道路,就是列宁的道路。毛泽东说“是于中国革命的实情不适合的。”怎么样?能感觉到这是非常温和的否定吧。不适合中国实情,没有说这套东西不符合中国实际。中国的实际就是一个半殖民地,其实准确说是特种殖民地。

  毛泽东此时不是最高领袖啊,他在为中国革命找路。他找到的路不符合马列主义的理论,所以大家都不认。即便是实践中证明这条路是通的,大家也不愿意走,因为太绕了。大家希望的和认可的都是直线,都是快点,都是一下子——列宁就是几个月就搞定了的。

  这封信其实隐藏着不易直接言表的东西,关键是毛泽东想说我已经试过了。中国革命既不是列宁那样城市工人运动,也不是农民起义军那样的流寇。中国革命没有现成的路,中国当时并没有风起云涌,也没有天崩地裂。所以没有政治力量,单独依靠军队,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蒋介石是靠规模起家的,所以他能实现枪、钱、人良性循环,所以他只需要靠抓住军队就能活得不错。中国革命是试图以弱胜强,走的是一条特殊的道路。红军是一支军队,但他的指向却不是强大的敌军,而是指向比自己弱的乡村,主要是用来驱动农民起来的力量!

  毛泽东说:

  “如果认清了中国是一个许多帝国主义国家互相争夺的半殖民地”你就会明白,中国没有一个统一的政权,而是军阀混战。“二,就会明白农民问题的严重性”“三,就会明白工农民主政权这个口号的正确。”

  四五六说的是就会明白只有这样的一条路可以走,而且能走成。

  这里头毛泽东使用了一个词,叫做革命高潮。这个东西怎么来的呢?这就是共产国际强加给中共的。他们一会儿悲观,一会儿亢奋。关键是他们一亢奋就能引发中国共产党的激动。

  而毛泽东从上井冈山起,其实就不再相信苏俄的道路是能通的,他其实走的是一条从小到大的路。“有计划地建设政权的,深入土地革命的,扩大人民武装的路线是经由乡赤卫队、区赤卫大队、县赤卫总队⑵、地方红军直至正规红军这样一套办法的,政权发展是波浪式地向前扩大的,”

  毛泽东认为这样做是树立样板,建立模式。当你证明这套东西是正确的时候,就会引爆革命高潮。所以不是没有革命高潮,而是要从小到大地制造出浪潮。

  毛泽东指出:

  ”犯着革命急性病的同志们不切当地看大了革命的主观力量⑶,而看小了反革命力量。这种估量,多半是从主观主义出发。其结果,无疑地是要走上盲动主义的道路。“

  这个盲动主义还真的厉害。革命者总是容易认为自己掌握的是真理,就应该有力量,就应该是速胜。他们多数是觉悟者,就觉得别人也会觉悟。有时候觉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要是大家都瞬间觉悟了,统治者就立刻完蛋。列宁同志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十月革命令人激动。

  总体上讲,中国革命的过程中左倾对革命者的伤害是非常严重的。毛泽东在掌舵之前主要是和左倾路线斗争的,他常常被指责为右倾保守富农路线,富农路线在苏俄的词汇中是比较恶毒的一种表达。

  亢奋之后就是失落,于是乎,革命的过程中还常常伴随着悲观主义。多数人就是这样打摆子,一会儿热一下一会儿冷一下。这篇文章主要是针对悲观情绪的。所以毛泽东又说了“另一方面,如果把革命的主观力量看小了,把反革命力量看大了,这也是一种不切当的估量,又必然要产生另一方面的坏结果。”

  为了给大家鼓气,毛泽东说了这样几个道理:一个是革命的力量虽然弱,但是敌人也弱啊。毛泽东预言,中国革命比西欧要早成功。第二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别看现在小啊,可是发展起来很快的。“现在虽只有一点小小的力量,但是它的发展会是很快的。它在中国的环境里不仅是具备了发展的可能性,简直是具备了发展的必然性,”这一句:“简直是具备了发展的必然性”需要多念几遍,简直了。

  革命者如果认为反动的统治者“十分动摇”、“恐慌万状”就会产生盲动主义。几个月之后又有“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疑问。据说这句话也是林彪提出的。而且中央(既共产国际)也是悲观的要朱毛离开红军了。上上下下打摆子。可见毛泽东是何等地坚持和自信了!

 

  毛泽东提醒自己的同志们,不要“一遇到败仗,或四面被围,或强敌跟追”就觉得“革命胜利的前途未免渺茫得很”。而是要看到“帝国主义和整个中国的矛盾,帝国主义者相互间的矛盾,就同时在中国境内发展起来,因此就造成中国各派反动统治者之间的一天天扩大、一天天激烈的混战,中国各派反动统治者之间的矛盾,就日益发展起来。”这时候老百姓就会革命。“中国是全国都布满了干柴,很快就会燃成烈火。”。

  这是主席八十多年前写的文章,今天看起来更会感觉他对世界和人类社会把握的太精准了。所以学习主席的智慧,主要是学习逻辑而不是简单的几个结论——生扒硬套是毫无道理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