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开国将军齐勇之女齐小明声明:网传《为什么要恨毛泽东?》是我写的,非陶勇将军之后所作

2017-06-18 16:51:53  来源:微信“红色中囯”  作者:齐小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QQ截图20170617180040.jpg

2013年,《为什么要恨毛泽东?》在红歌会网首次发表,作者署名为“拭目以待”

 

齐勇将军之女齐小明声明

  此文是我三年前在美国所写,当时用了我的笔名“拭目以待”,由红歌会网首发 

  几年来,此文在多个网站及微信中被不断转发。过程中,出现了作者为“陶勇之女”的说明。不少知情的朋友都劝我做个“更正”,厘清传播中的错误。

  由于我本人不喜高调,又较疏散,总觉得:只要有人爱看,支持理解就行了,何必费劲儿说明?故,一直未动。

  可最近,此文又开始在微信里转发,朋友们又开始劝我更正。我认真思量后,想明白了:此文仅代表我自己的观点,若用别人的名义,特别是冠以著名的陶勇将军后代之名,是否会有强加别人观点之嫌?如此,既不合适,更不严肃。因此,为了负责,我还是应该做出正式的声明,加以正名为对。

  在此,我正式声明:此文是我本人所写,非陶勇将军之后所作。若因转发过程中出现了作者名标注之错,引起了任何不合时宜之误,敬请谅解。 

 

    附文:【文革时父亲被迫害致死的开国将军后代:为什么要恨毛泽东?

  人民领袖毛主席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忆一个难忘的聚会

  作者:拭目以待  首发:红歌会网

  (旅居美国的华人某开国将军之女)

  圣诞前夕,我应邀参加朋友的聚会。席间,一位执教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历史学教授特意走过来,问我:“听主人说,您的父亲是一位赫赫战功的老红军,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将军和高级干部。可是,他没有倒在九死一生的战场上,却死在文革中。我很想知道,您恨毛泽东吗?”

  我不暇思索地回答:“当然不!”

  他有些吃惊地看着我:“为什么?”

  我坦诚回视他:

  “因为,一家之痛岂能与民族之重相比?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中,帝王将相、英雄豪杰,谁能使人类世界的劳苦大众真正翻身,当家做主人?谁能使近百年来惨遭西方列强和东洋鬼子蹂躏荼毒,孱弱不堪的中华民族敢对这些强者们大声说,‘你们不过就是一只纸老虎!’?谁能使一个千疮百孔、弊端丛生,百废待兴的破败中国在十几年间就拥有了两弹一星?就为贫穷的中国在工农文教卫和国防领域建立起一整套扎实的基础,使中国成为无人敢轻视的世界之强?只有我们的开国领袖毛主席!这就是毛主席的为中国人民,为整个人类立下的丰功伟绩!

  毛主席是人民的领袖,人民的儿子。他的心中只有人民的利益。无论他做任何事,都是在为人民着想,为人民服务。就说文革吧,他的目的绝非像有些人污蔑的那样,是为了权力斗争,清除异己。而是当年他敏锐地感受到:资本主义的那一套已在中国大地愈演愈烈,大有对社会主义制度取而代之的趋势。如不及时纠正,中国就会丢掉由人民当家作主的江山,再回到权贵统治的老路。

  看看今天的中国,贪腐遍地、道德沦丧、两极分化、权贵笙歌、百姓悲号,这一切不正是毛主席当年担忧的吗?一场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出现一些过激的行为是实践的必然,不可避免。原因非常复杂,既不可一概而论光看表面,也不应以偏概全否定实质,而是应该公平合理地探讨。绝对不能因此就否定毛主席对中华民族建立的伟大功绩。实话告诉您,我父亲在去世前,给后代留下的唯一遗物就是一张旧纸条。上面写着:‘永远跟着毛主席干革命’。”

  我滔滔不绝,真情展露;他认真倾听,无言以对。当听到最后一句话时,他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禁不住握住了我的双手。

  曾经,我也迷茫过。对毛主席发动的文革有意见,视父亲临走前留下的遗言为他们那代人的愚忠。

  可是,在经历了多年的美国漂泊,亲眼目睹了太多表里不一的虚伪和冷酷,亲身感受那些表面喊民主和法制,实际却用金钱和强权解决问题,并且总是由权钱的掌控者成为获胜一方的不公平之后,我渐渐看清了美国社会的真实面目,也深深为美国中下层人民的呻吟和无奈感到不平和悲哀。直到99%的美国大众奋起反抗1%权贵的贪婪与剥削,发起了“占领华尔街”的运动时,我受到最强烈的震撼,真切地感受到:美国的制度充满了虚伪和欺骗;眼下的中国正在葬送在毛主席领导下建立起来的最好制度。

  我开始时常怀念清明和温暖的毛泽东时代。那时,干部廉洁自律,带头吃苦耐劳,与群众打成一片;全国人民与党同心同德,不畏千难万险,豁出命地建设自己热爱的祖国;社会风气清爽洁净,真诚和谐,相互帮助蔚然成风;那蓝蓝的天、清清的水、暖暖的阳光、阵阵的鸽哨、欢快的歌声、美丽的鲜花,幸福的笑脸,到处展现人民当家作主的自豪,到处可见共产党为人民服务,与人民同甘共苦,奋力建设祖国的动人景象。

  这清明的盛世来之不易!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铺就的!毛主席的家族就为此献出了六位亲人的生命。

  想到这些,我的内心充满了沉重,感慨道:“是啊!失去亲人,谁不悲伤?可是,我们应该将心比心,扪心自问:我们失去了亲人感到悲痛,毛主席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献出了六位亲人就不悲痛吗?他是领袖,当知道自己的爱子牺牲在朝鲜战场上时,却不能像我们常人那样流泪痛哭。为了使彭德怀老总除去心中的愧疚和压力,为了使中央其他领导们能够保持正常的工作情绪,为了使身边的亲人们减轻悲伤,他必须要强迫自己控制住内心深深的悲痛,尽量表现出镇静。他淡定地对周总理和工作人员说:‘唉!战争嘛,总要有伤亡。没得关系,谁让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呢?’这就是人民的领袖!这就是一位即普通又伟大的父亲!他那宏大的胸怀,超人的意志,无私的真情……”说到这儿,我双目潮红,声音哽咽。

  原本充满欢声笑语的屋子渐渐安静下来,大伙儿停止了彼此的交谈,围过来专注地听着我动情的述说。静谧中,我一一望去,这些来自世界名牌大学的高级学者们,个个脸上布满了惊异、凝重、难过、感动和崇敬等不同的表情。那位向我提问的教授更是泪光闪闪,不时发出唏嘘。

  一位从事未来学的女教授走近我:

  “我真实地感受到你对毛主席的热爱。你在失去父亲后依然能够尊重事实,对你们的开国领袖不带任何偏见,真是令我敬佩。这也反映出,中国人民始终崇敬和爱戴自己的开国领袖。你的故事让我感动,也让我意识到:无论是领袖还是普通人,只要他真诚、善良和无私,就一定能够得到国民应有的尊重和爱戴。”

  她说得真好!毛主席之所以受到万民敬仰,就是因为:他是人民的领袖,人民的儿子。他时刻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他终身坚守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因此,他是人民心中的神。反之,人民亦是他心中的神。

  此时,主人高声建议:“请诸位在场的每位朋友都说出自己心目中最渴望的祝酒词,然后,我们共同干杯。”

  我打头:“愿人民领袖毛主席的恩泽永远惠及中国人民!”

  第二位:“愿奥巴马总统向毛泽东学习!”

  第三位:“愿毛主席在天堂与他的亲人相会!”

  第四位:“愿世界充满爱,无论是领袖和贫民都是一家人!”

  第五位:“愿中美两国人民都拥有一个像毛泽东那样的人民领袖!”

  第六位:“愿中国人民天天梦见毛主席!”

  第七位:“愿华盛顿和毛泽东能够重回人间!”

  ........

  感人的祝福接踵而至。教授们个个伶牙俐齿,妙语连珠,就像站在讲台上,向学生们发出一个又一个正义的导训。

  最后一位:“愿毛主席领导我们,彻底消灭那些华尔街吃人的老爷们!”

  掌声热烈响起,大伙儿纷纷举杯,高呼:“干杯!祝愿!永远干杯!”

  回到家,已近午夜。也许是激情难平,也许是日思夜想,也许是月光如银,也许是异常思亲。梦中,我真的梦见了当年毛主席视察海军时,与父亲亲切交谈的动人情景。

  蓦然醒来,枕头全被滚烫的泪水湿透。

  附:齐勇将军简介

  开国少将齐勇(1915—1968),原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国家海洋局首任局长。

  1915年,齐勇出生在安徽省六安市独山镇牌坊冲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祖祖辈辈难以生存的赤贫,给这个苦难的家庭积累了太多的求生欲和反抗心。1929年,当红军来到他的家乡,年仅14岁的齐勇就和两个哥哥一起参加了红军。后来,两个哥哥先后牺牲,齐勇在战斗中成长为一名勇敢的红军战士,并于1930年7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齐勇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四次反“围剿”斗争、川陕根据地反敌“三路围攻”、“六路围攻”的战斗。他先担任红四方面军12师35团4连班长、红25军第73师219团交通队副队长,后任红25军73师215团1连连长、红四方面军第4军第12师35团3营营长、军部交通队队长。

  在长征途中,因为部队减员太多,为了攻坚克难,上级集中连排级干部组成“敢死队”,齐勇以红四方面军第4军第12师35团3营长的身份,担任了师部“敢死队”的队长。他率领敢死队员,迎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冲锋在前、闯关夺崖,曾经多次负伤不下火线,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大部队的顺利前进立下了战功。

  1935年6月12日,红军两大主力在四川懋功会师,齐勇被调入红一方面军。

  抗日战争时期,他随八路军129师战斗在太行山区,参与开辟以太行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曾先后担任129师干部教导团五连连长,晋东南游击队第二支队支队长,师特务团团长、129师新编第十旅28团团长、太行军区五分区34团团长。他率领28团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并在多场与日军主力的战斗中担任主攻。1941年到1942年间,时任太行军区五分区34团团长的齐勇在分区司令员皮定均的领导下率部多次抗击日军的“扫荡”和“蚕食”,他身为团长仍带头冲锋,因再负重伤,在送至后方医院治疗中,于1943年被做为优秀干部,选送至延安中央党校学习。1944年秋,学习结束的齐勇奉命随王震率领的八路军359旅南下支队挺进中原,创建中原军区根据地,1945年1月与新四军第五师会合,参与开辟华南抗日根据地的斗争。当时,他被任命为新四军第五师十五旅45团团长,后改任45团政委。

  解放战争时期,齐勇率部参加了桐柏战役、中原突围,并承担了中原突围断后的艰巨任务。在团长汪世才牺牲的激战中,他作为政委带领全团在16个小时内,坚持打退了敌人6倍于我军兵力的连续17次猛攻,保障了大部队的安全通过,为中原突围的最后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1946年8月,率断后部队孤军作战了两个多月的齐勇与主力部队会合,进入商洛参与创建豫鄂陕革命根据地,他被任命为豫鄂陕军区(也称陕南军区)第三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豫鄂陕军区第二野战纵队第四支队支队长,就地展开游击战争。他从秦岭转战到伏牛山区,于1947年3月北渡黄河到达晋城休整时,他率领的45团仍保留着1000余人,被豫鄂陕军区政委汪锋专门在全军区大会上给予表扬。

  突围部队后整编为晋冀鲁豫十二纵时,齐勇被任命为十二纵34旅副旅长兼参谋长。1947年冬,十二纵队重返中原,和中原独立旅合并组成江汉军区。齐勇被任命为江汉独立旅旅政委兼党委书记。曾经一天内急行军150华里,长途奔袭钟祥县城,全歼守敌湖北保安二总队1367人。受到了刘邓首长的记功和通报全军的表彰与嘉奖。

  1948年,齐勇率独立旅在解放中原的战斗中,仅一个月时间相继攻克随县、宋河、应山、安陆、皂市、荆门,并与友邻部队协同作战,一举解放武汉,建立了纵横350余公里,拥有人口300万的江汉解放区,有力地配合了刘邓大军主力在大别山的军事行动。

  1949年4月,江汉独立旅奉命攻打汉阳。在进攻前,齐勇专门对战士们进行了半个月的城市政策教育。结果部队入城后秩序井然纪律严明,受到群众的热烈拥护。5月,齐勇被任命为湖北军区独立第一师师长兼政治委员。新中国诞生前夕,他率部随二野大部队参加了挺进大西南的战斗,相继解放了湖北兴山县城、四川达县及多个城市。

  建国后,齐勇任湖北军区宜昌军分区司令员。1951年,做为优秀军事指挥员,被选送到当时的军队最高学府南京军事学院学习深造。毕业后,他奉命出任海军万虎要塞司令员、南海舰队副司令员,负责守卫珠江外的虎门要塞和祖国的南海。1955年齐勇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齐勇(左3)1960年在肖劲光视察南海舰队时合影

  1964年7月22日,第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一百二十四次会议正式批准:在国务院下设国家海洋局。海军党委调齐勇进京,主持筹建国家海洋局。1964年10月31日,他被国务院任命为新成立的国家海洋局局长。齐勇提出了“国家海洋局要做中国的‘海龙王’,把中国的海管好”的大构想。他的具体思路是:国家海洋局对应海军司令部;下属分局对应各舰队;海洋调查大队对应各海军基地;海洋研究所对应七院和中科院等。

  齐勇(左二)下部队视察

  这位毫无海洋科学知识背景的将军提出的极富创意的构想得到了国务院和海军党委的支持。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带领一群年轻的海洋工作者,竟然神速地建立起了一整套复杂的海洋科研机构与系统,为几乎是空白的中国海洋事业的综合化、系统化、现代化打开了局面。直到今天,我国的海洋事业早已形成的相对完整的海洋管理和海洋服务保障体系,仍是在当年齐勇打下的基础之上。

  1968年1月28日,齐勇在当时海军党委复杂的政治斗争中,作为肖劲光、苏振华老海军党委的成员,也遭到了隔离审查。当时他被隔离在白家庄西里3号海洋水文气象预报总台的四楼。1968年7月1日被发现坠楼,急送海军总医院抢救。但第二天凌晨,在海军总医院的急救室,终因抢救无效离世。年仅53岁。

  齐勇家属子女在海军党委为齐勇举行的追悼会

  齐勇坠楼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公开的资料至今语焉不详。按照现在的官方说法,他自然是属于“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但实际上,1975年尚在文革期间,即由中央军委批准,海军党委为齐勇召开了追悼会,作出公正结论,并定为革命烈士。

  齐勇将军的骨灰在西沙群岛之战中荣获一等功战舰的护航下,由他的夫人与子女们一起,撒向了珠江口伶仃洋,让他魂归大海,永远守护着祖国的海疆。

  齐勇夫人王培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