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新罗夫人:大跃进浮夸风的始作俑者是中国媒体

2017-06-18 08:19:2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新罗夫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亩产万斤是被证明确凿的虚假成绩,浮夸风是50年代新中国的一个污点,时不时的被西方邪恶势力以及公知们拿出来揶揄一番,中国共产党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曾经全盘否定,但是很快就因此吃到了苦果。八十年代末,中国一度走到了悬崖边,差点被西方解体。今天中国共产党已经认识到否定毛泽东其实就是否定共产党,否定毛泽东其实对谁都没有好处。今天,对于大跃进实际上已经并非决议上的态度,但是也无法平反,坚持讳莫如深。

  新中国之初,第一个五年经济计划取得了辉煌的成绩,初步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在苏联的帮助下,引进156个大型工业项目,建设多达700个大型工业项目,完成了土地改革,极大的解放了农村生产力,制造出第一辆汽车、第一架飞机、第一台机床,建成武汉长江大桥、川藏公路、青藏公路等等,1957年全国钢产量超过500万吨、煤炭产量超过1.3亿吨。粮食产量超过2亿吨。第一个五年计划中,中国的GDP增长速度超过两位数,这是建国以来至今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五年,五千年来全体中国人民第一次吃饱了饭,建设国家的热情空前高涨。党中央毛主席审时度势,顺应民意,根据当时的经济建设所取得的辉煌成绩,提出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的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动员全党全国人民大干社会主义。其实无论过去和现在,有很多国家很多政府的经济计划指标都是没有完成的,完不成再根据具体情况做调整,计划只是计划,与亩产万斤浮夸风无半点瓜葛。按中共八大二次会议提出的经济建设指标,1958年的粮食产量为7000亿斤,其平均亩产也就是600斤左右,按当时的农业科学发展程度以及中国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完成计划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在全国范围内;落实完成生产计划的过程似乎有点跑偏了,过于积极的中国人民为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掀起了大炼钢铁等活动,而中国政府的各级官员们也是热情高涨,人人都想超额完成工作任务。这些在战场上打拼出来的将领军官们把军队作风带到了新岗位,做事雷厉风行,胆大勇猛,粗犷冒险,层层提高指标,主动超额完成任务,试图把对战士的要求要求予老百姓,把经济建设当成冲锋陷阵。在当时的中国基本没有懂经济的专家学者,那时是真正的摸着石头过河。那时的教训挫折给予后来者以足够的警示和经验,假若角色互换,后来者或许犯更大更多的错误,就像探险者的探险之旅,谁走在前面,谁的风险最大,甚至可能没入泥沼,而随行者不过是踏在先行者的脚印上,安全而可靠,但是污蔑嘲讽先行者摔跟头显然是不厚道的,而因此否定攻击更是无稽之谈。

  过高的指标显然是完不成的,失望之余,一些心术不正之徒便在数字上动起了脑筋打起了歪主意,虚报谎报,编造虚假数据,糊弄上级,讨好中央,以期获取功名利禄。按常理,浮夸一定是自下而上的,就如今天虚报GDP,大多是基层为请功讨赏而搞的忽悠工程。浮夸也往往会形成涟漪效应,因为大家都在虚报,实事求是便是落后分子,就要吃亏,就如同今天各级政府纷纷虚报GDP一样。走到极端就有动员老百姓土法炼制钢铁,建设小高炉,直至砸掉铁锅,结果很多都是废品。

  显然,那场有点荒唐的浮夸风是从基层刮起的,自下而上一级级放大。这期间,中国的新闻媒体不仅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且也是始作俑者之一。以人民日报,新华日报,光明日报,中央广播电台为主力的中国主流媒体无一不积极参与其中,疯狂而又执拗,把钢铁产量,粮食产量一次次的推高加码。甚至他们自己也在攀比,你报道产量翻番,他就要刊登狗肉汤灌溉小麦的新办法。比到情真意切,亩产万斤就自然而然的出炉了。那些报纸电台的记者们并非根据各级政府统计部门上报的数据报表如实编写新闻,而是以党的喉舌的身份积极的参与指挥,制造各种造假现场,摆拍,创造,坐在编辑部里编造虚假数据,教唆指使甚至逼迫基层工作人员按自己的策划造假。那时报社记者电台记者具有至高无上的光环,具有足够的话语权力和指挥地方基层的权力。至1958年底,报端已经亩产超过12万斤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一天等于二十年,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花生壳圆又长,两头相隔二十丈。”“一个萝卜千斤重,肥猪赛大象。”等等。这些口号既不可能是中央发出的,也不是老百姓的语言,一看便知这根本就是那些文人记者的擅长词语。可笑的是,在毛主席身后,这些新闻媒体摇身一变,放屁看别人,大肆的开始攻击浮夸风了,仿佛他们与浮夸无半点关系。他们迎合当时否定毛主席的政治风气,把一切责任统统推给毛主席,颇有流氓无赖之风 。时至今日没有一家媒体对大跃进时代白纸黑字抹不掉的胡言乱语向读者听众道歉,反而煞有介事的要求共产党反思,批驳领导人头脑发热。

  总结起来,浮夸风恰恰是今天自称精英阶层的那一伙儿搞起来的,但是,他们好像患了健忘症老年痴呆似的把浮夸风的错误一股脑的推给毛泽东,不仅他们没有任何责任与错误,他们甚至都不敢提出除了毛主席之外那些老一代革命家应负的责任,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揣测上级的心思,但是往往政治修养不够,多干些让上级头疼的事儿,所谓笨到猪一样。

  大跃进并非一无是处,大跃进主流还是正能量,它奠定了中国工业发展基础,农业合作化走向了正轨,定下了共和国基调。大跃进期间中国的经济GDP增长速度稍有下降,但是还是保持了正增长强势劲头,从1949年到1976年期间,中国GDP一直在高位增长。中国的经济发展绝对是当时世界上最快的国家之一,人们之所以普遍认为没有改革开放后进步快是因为毛主席身后,人们受到了太多的虚假信息。毛主席时代干的是实事,打的是基础,后来干的多是面子工程。比如以放弃大飞机、放弃军队建设、让教授练摊、让搞导弹的卖茶叶蛋的代价,让老百姓吃上大米。但是如果毛主席时代就先要研制两弹一星,否则帝国主义邪恶势力就要把新中国打回中华民国悲催时代。1949年的中国是个经历了百年战乱之后的一穷二白的最落后的国家,起点就很低,即使增长速度快,也还是显穷。另外新中国进行农业国向工业化转型,国家经济建设重点集中在工业基础投资建设上,那一代中国人属于勒紧裤带搞建设,创业自然艰辛。新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制度,人人平等,财富平均,也就没有了资本主义国家富人阶层才有的奢华,但是中国人也没有资本主义流浪街头的赤贫。另外,很多人习惯于用世界最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来比较新中国,其实世界有很多国家地区时至今日也还比不上毛主席时代中国人的生活水平。

  大跃进期间席卷全国的浮夸风显然是新中国经济建设遭遇的重大挫折之一,但是大跃进的负面影响是有限的,中央也及时进行了纠正,大跃进给中国人民留下了深刻教训就是经济建设要遵循客观经济规律,要适合国情民情,后来苏联为新中国培养的专家学者一批批的归国接替了战争时代在战火硝烟中冲出的军人,中国的经济建设道路也就越走越平坦了,至于又因此又冒出个兔死狗烹甚至迫害老干部则不在此多谈。大跃进浮夸风的又一个经验教训是要警惕怀有各种政治野心的小人的利用和左右。

  毛主席身后的全民腐败,全民道德沦丧,环境极度污染,黄赌毒大泛滥,大量国有资产被窃取以及与美国联手搞垮苏联导致社会主义革命进入低潮等对中华民族造成的巨大损失远高于大跃进,大跃进中的浮夸风不过是一片乌云,终究挡不住社会主义建设大方向的灿烂阳光。把浮夸风归罪于毛主席是莫须有,浮夸风的始作俑者是一部分逐权邀功讨赏的干部,各级领导都有责任,但是越基层责任越大。毛主席最多也就是负有领导责任,这么说也还是因为担当,就如同万达在石家庄建设了一个楼盘,出现了虚报建筑面积问题,万达公司的工作人员各负其责,王健林始终不能一个人负全责。浮夸风的兴起与流行本与毛主席没有半点关系,正是毛主席及时发现浮夸风后及时制止了。庐山会议以后大跃进仍作为三面红旗之一是大跃进本就不应该否定,否定大跃进就是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动摇新中国的根基。大跃进时代是充满朝气,积极向上,阳光灿烂的时代,大跃进的主流是政治正确的。浮夸风最大的责任者是中国媒体,这无论如何也是推脱不掉的。今天的媒体仍然没有改变进步,仍然在做各种的浮夸:夸大毛主席身后的中国进步、神化第二代领导人、把除了毛主席以外的所有领导伟光正。在今天的媒体上编造第二代领导人参加了遵义会议,指挥了淮海战役,伟大光辉的一生没有半点失误。今天的媒体动不动就搬出第二代领导人的语录作为判定对错唯一的真理。今天的媒体仍然在掀起一股股浮夸风,他们正在新的造神运动。

  把自下而上的由新闻媒体发起制造的浮夸风全部推到毛主席身上没有任何逻辑道理,在毛主席身后,曾经流行一时的全民气功热,各种气功在全国蔓延,小到延年益寿、治病救人,大到扑灭大兴安岭森林大火、水变油解决全人类能源问题。直到法轮功案爆发被取缔。据说,法轮功的信徒一度超过一亿人,气功热造成的直接间接损失不亚于大跃进浮夸风,是应该由胡赵负责还是由第二代领导人负责?现在全民造假风行,从制造假货到假文凭、假论文、假项目,从PTP、股市、保险、传销、碰瓷到电信骗子,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应该由谁负责?现在自下而上层层编造伪造GDP数据,谁来负责?难道最高层希望基层撒谎?难道最高层不想了解真实情况?把大跃进浮夸归咎于毛主席实在是牵强附会,最需要平反昭雪的恰恰就是挽救了中华民族挽救了中国共产党的毛泽东。伟大领袖毛泽东的丰功伟绩永远镌刻在人民的心中,中华民族永远怀念毛泽东主席!

 

相关文章